裴门立雪习《白雪》

乙未年(农历2015)冬天,苏州下了一场很大的雪。恰逢那几日,我在石湖裴师家习《白雪》一曲。

我家住城北,裴师家住城南,去石湖学琴须横跨大半个姑苏城,尽管雪路难行,然而在我心中,这段旅程始终是愉悦的。

有一天清早,我比约定的时间早到很多,想着老师应该还在休息,所以我就在门口站了半日。门前的台阶上有一张老师写的“路滑防跌”的纸,我站在雪地里,深呼了一口气,空气中的腊梅幽香沁入骨髓,天气很冷,可这种“裴门立雪学白雪”的感受却是温暖的。

当晚接近午夜时分,我在家中练《白雪》,弹到泛音处,忽然飘起了雪。就推开落地窗走至阳台上,月光下的露台,积了一层薄薄的如盐津一般的白雪,那场景当真美极了。我极兴奋地取来一支毛笔,将笔反过来用笔尾在雪里写了“乙未冬兰”这几个字。

记得老师说:“《白雪》这首曲子如果弹得难听起来会真的很难听,不知道像什么。如果弹得好听起来,便又美妙极了。”

我听罢答:“那我这一年就练这一个曲子吧。” 

一晃三年过去了,我却始终没有再弹过《白雪》,只因当晚雪夜里的场景一度离我很远很远。一个多月前,正值初夏的墨尔本忽然下起了冰雹,小院中顷刻间变成了一片白。当时我就想,如果这个时候可以弹一曲《白雪》那该多美!

近日,我读了一些与古琴相关的书,也终于沉下心来重翻旧曲。对于《白雪》这样一阙韵多声少的大曲而言,恢复起来是本是有些吃力的,而我又不慎遗失了一部分裴师的弹奏视频,以至于依谱鼓曲的过程变得异常艰难。我通过琴谱、老师的录音和残缺的视频,逐音对照,弹着弹着,我似乎与三年前那场夜晚的雪重逢了。

在写这篇习琴心得之前,我总算将《白雪》还算完整地顺了下来,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,回想起当日初学此曲的场景,一时百感交集,遂写下了这段文字。

纳兰于墨尔本夏

裴师《白雪》在线音频:https://www.ximalaya.com/yinyue/8330348/39243442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