弹琴不清,不如弹筝。

序言

己亥年正月初一,整理旧时习琴文字,不禁潸然泪下。那些文字,成于我人生最朴实、纯净的一段岁月。虽然稚拙,却不染纤尘。遂将这些旧日的习琴心得,陆续抄录下来,编成《玲珑琴语》,希望在勉励自身、与昔日那个灯下抚琴、不闻窗外浊耳之声的自己重逢之余,亦让身边爱好古琴的朋友们有所感悟。

弹琴不清,不如弹筝

2015年6月1日

古人云,弹琴不清,不如弹筝。自然,并不是说琴与筝有高下之分。

儿时弹筝,然不喜其带假指甲的金石之音,故而弃筝学琴。

吴门琴人弹琴,推崇简约之风,不做多余的动作,不出多余的杂音。裴师说:“女孩子弹琴纹丝不动才最好。”

当然,弹到类似《酒狂》、《梅花三弄》的曲子,还是难免有酣畅淋漓之感。裴师所言“纹丝不动”,指的是一种心境:清。(明代琴人徐上瀛所著《溪山琴况》一书中对“清”这个字亦有详尽叙述。)

所以裴师时不时观察我的双脚,是不是合拢,凳子是否只坐了三分之一。

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,然而日子久了,便觉得这种状态才是最舒适的。

前些年弹琴,只做到了旋律,心浮气躁难免多杂音。如今心境渐渐从容了些,便在弹每一个音时都善待它,先离开琴面再离开琴弦,便控制了杂音,便逐渐从不清到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